盘根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盘根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电商苦与乐大型网店收获颇丰小型网店默默坚守

发布时间:2020-10-14 18:45:16 阅读: 来源:盘根厂家

小型网店店主出售小沙窝村萝卜。 (受访者提供)

天津北方网讯:临近年末,互联网平台各类促销异常活跃,先后有“双11”“黑色星期五”“双12”等大促举行。今年“双11”,阿里巴巴和京东商城均收获了1000亿元以上的交易额,还有160多家网店的单店交易额超亿元。与往年不同的是,电商狂欢节的受益者,正越来越集中于大网店、大品牌,中小型网店则几乎发不出声音。

在淘宝及各类电商平台上,天津的卖家众多。除了一些公司化运作的大店,仍有几万户中小卖家,他们大多经营服装、家居、五金、农产品等。这些中小卖家,有的原本是小商户,或者是近郊的农民,还有一些职场人士,辞职创业做网店。在互联网浪潮下,这些卖家选择在网上二次创业,他们的苦与乐,收获与感悟,是这个时代不该遗忘的印记。

把沙窝萝卜卖到全国

“萝卜兔”是一位姑娘的网络昵称,在记者认识她的大半年时间内,并不知道这个网名的含义。她20多岁,清秀的脸庞,瘦弱的身材,在西青区辛口镇附近一家文化单位上班。一个偶然的机会,记者到淘宝网上寻找销售沙窝萝卜的卖家,才发现这位以前认识的姑娘,竟然是销售沙窝萝卜的店主,这也明白了昵称的含义。

她的网店上,放着萝卜大棚内的一些照片,展示萝卜生长的状况,也有一些采摘、打包萝卜的照片,为了增加可信度,还放上了一张“西青区辛口镇小沙窝村村委会”的照片。

而她网店的文字介绍中,第一步介绍的就是如何辨别假的沙窝萝卜。“没办法,现在网上卖假冒沙窝萝卜的太多了。”她说,“你看,山东潍坊的,云南红河的,山西运城的,这些地方的卖家,也在沙窝萝卜关键词的搜索结果中出现,不明就里的消费者很容易就上当。”

7年前,家里扩大了萝卜的种植面积,她开始考虑在网上卖萝卜,那时候,淘宝的“双11”活动还没有现在影响这么大。萝卜成熟的季节,就在11月下旬和12月上旬,也正是电商“双11”和“双12”促销期间。这些年,电商大促活动发展壮大,小沙窝村的萝卜也沾了光,浏览量和关注量上升,咨询和购买的客户越来越多。

提起这些年卖萝卜的辛苦,“萝卜兔”用一个词来形容:“太惨了!”接到网上的订单后,不管天寒地冻,刮风下雨,都要马上去地里采摘。萝卜成熟在冬季,大部分采摘时都是零下几摄氏度,她冻得瑟瑟发抖。电话联系好快递,在寒风中填单子,沾满了湿泥的双手已经冻僵,冷得拿不住笔。一个冬天下来,耳朵都冻伤了,又痒又疼。

采摘并发货时,意味着单子已经成交,心中是喜悦的。但是单子成交前的沟通,却是非常艰难的。为了一个单子,十来斤的萝卜,她得和客户说上两个小时。有的客户为了验证真实性,让她马上到地里拍一张萝卜的照片,她就不得不冒着寒风去地里拍照。还有的客户,让她拔一根萝卜出来看看,她又不得不拔萝卜。结果还有客户故意刁难,让把萝卜摔在地上,看是不是“一摔掉八瓣儿”。

比售前解答更闹心的是,经常会遇到一些差评师,就是专门来挑刺儿的。在单子成交后,故意发布差评,也说不出理由,就是“不好吃,不如预期”之类,也没有照片来证实这些差评。这些评论被其他有意购买的客户看到了,自己的店铺就会受质疑。“萝卜兔”赶紧联系发布差评的卖家进行补偿,比如重发一箱萝卜、退款之类的。但是职业的差评师根本不要萝卜,而是狮子大张口,要10倍赔偿,500多元。这让“萝卜兔”很难接受,她辛辛苦苦卖萝卜,好几天才能挣500元。

和这些差评师打交道多了,“萝卜兔”大致知道了这些人的情况,他们主要在浙江杭州,有的差评师靠勒索中小卖家生存,一年能挣几十万元。自己这种势单力薄的,根本斗不过这些人。“萝卜兔”先后接触过10多位这样的差评师,索要200元以上的,她就到淘宝卖家服务处投诉,一些差评师就被堵截了。至于200元以下的,她还是和差评师讨价还价,低声下气求他们删了评论。“没办法,为了在网上多卖点萝卜,只能忍气吞声。”她说。

经过6年多的艰苦经营,现在“萝卜兔”的网店,描述评价指数4.9,服务评价指数4.9,物流评论指数4.9,这在同类店铺中名列前茅。她回忆,“很多时候,我的店铺的三个指数中,有两个都是满分5.0。一旦下降到4.9,我就抓紧找原因,联系评价低分的客户,明确原因后进行补救和服务升级。”

做一个网络小店主,“萝卜兔”也收获了快乐。家里的老一辈都是农民,只会种萝卜,没有多少文化知识,不会上网不会用电脑更不会开网店。作为家里的年轻人,通过努力开了网店,让自家的萝卜卖到全国各地,减轻了老一辈的压力,也获得了越来越多的回头客,“萝卜兔”很欣慰。

在自己最艰难的时候,也想到放弃经营网店,但“萝卜兔”前思后想又坚持了下来。她说,我是父母的希望,小小的网店,承载了这个家庭美好的未来。

箱包商户的二次创业

晓芸(化名)来自河北沧州,20多岁时来天津闯荡。当时,她应聘到上海一家箱包厂做区域销售经理,主要负责华北片区,销售处设在天津市红桥区的大胡同。在天津,晓芸负责开拓销售渠道,增加箱包销量,以批发为主,兼做零售。

这家箱包厂的质量较高,在10年前,他们的拉杆箱的平均出货价格就达到400元。晓芸辛勤工作,四处奔波,联系本地的大商场超市,如沃尔玛、家乐福、物美、华润万家等,做箱包的供应商。在大胡同的货品展示厅,也对来自河北廊坊、保定、唐山的商户做批发生意。在2008年左右,这家品牌的箱包,在天津的销售额超过400万元,成为厂里销售额最高的区域。

好景不长,随着电商的崛起,晓芸经营的箱包受到冲击。网络上一些卖家,销售假冒的同品类产品,再加上厂方对各地经销商控制不严,一些外地经销商在网上低价倾销,使得箱包厂的销售体系走向崩溃。天津市场也受到冲击,一些大超市中断了与晓芸的合作,选择批发更便宜的产品。

2015年,晓芸手里积压了一批货,而且这批货的质量是很好的,总价值达20万元。厂里不再承担风险,扣了她的押金,让她自行处理这批箱包。无奈之下,晓芸试着到网上开店,把这批箱包的图片挂在网上,二次创业。

到网上平台一看,她的网店总是排在后面,消费者浏览不到。虽然她手里的这500多只箱包质量超过排在前面的网店,但消费者只认排名,只认成交量。无奈的晓芸,找到网络营销策划机构帮忙,看能不能快点把手里的箱包卖掉。

网络营销策划公司的人建议她做一下网店美化,请摄影师拍摄箱包的精美图片,并进行修饰。即便这样,两个月过去,还是没有销量。晓芸又咨询营销机构,策划人建议她做“刷单”,并暗示她可以代办刷单业务,每单10元,只要给付5000元,就可以在一个月内,将自己的网店刷单至成交量首页,吸引消费者。

晓芸拒绝了策划公司的建议,她觉得那样不诚信,通过虚假的交易来提升自己的信用等级,只有假冒伪劣的商家才会那样干,而自己经营的是正规厂家的品牌产品,质量可靠,不需要通过这样的手段来销售。但策划公司告诉她,排名首页的很多商家都是刷单刷到首页的,你不这样干,别人这样干了,他们就获利了,而你就受损了。

晓芸苦苦支撑了一年,一边联系以前的批发商户,一边通过自己的亲朋好友,四处推销自己的箱包,让他们到网上的店铺去拍。到2016年年底,晓芸的箱包卖出去了大半,只剩下90来个。恰逢所在的大胡同市场搬迁到外环线以外,晓芸决定彻底关掉实体店,专心经营网店。

由于在实体店经营期间积累的回头客多,晓芸又在微信朋友圈发图销售,不到两个月,剩下的箱包就销售一空。今年5月起,晓芸在网上开始销售珠宝首饰,这是全新的领域。“双11”期间,她的网店销售额超过了4万元,虽然不如以前做实体店卖箱包的收入高,但她对未来充满信心。

期盼网络竞争更公平

数据统计显示,目前我国个人网店数量超过2300万家。2300万户个人网络卖家背后,是2300万位创业者和他们的家庭。去年,我国网络零售额已达到5.16万亿元,占整个社会消费品交易量的八分之一,网络销售增速,远高于百货店、超市和购物中心等其他零售业态的增速。

经营网店超过6年,“萝卜兔”最怕遇到差评师和勒索者,这让她苦不堪言。同为网店店主的晓芸,最怕的则是别人的刷单,虚构了交易量,排在了自己的前面,而自己的好产品,却淹没在了汪洋大海之中。“总之,网络上的经营环境,还是不够公平和透明,我们小卖家希望网络竞争更公平一些。”萝卜兔说。

11月4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新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其中对第9条虚假宣传的条款进行了完善,网络上的刷单、炒信、差评、虚构交易、虚假荣誉等行为,都将受到严厉查处。对全国2300多万户网络小卖家来说,这是一个积极的信号。

在天津工作和创业了10多年的晓芸,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家里人在忙着给她相亲,一些朋友也给她介绍对象。有很多人建议她,女孩子不要这么拼,找一个成功的男士结婚就可以了。他们给她介绍公务员、教师、医生等,晓芸都不是很满意。她中意的,是一位摄影师,这位摄影师可以帮助她拍产品图片,和她一起经营网店。

看牛皮癣医院

兰州治不孕不育的专科医院预约

白癜风专科医院预约挂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