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根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盘根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伟大的女人平凡一生

发布时间:2020-07-13 14:27:48 阅读: 来源:盘根厂家

核心提示:后来我才知道,当时的母亲昏迷不醒,造成事故的原因竟然是肇事司机睡着了。那一次我整整47天没有见到母亲,47天后,父亲将母亲搀回了家。母亲的性命保住了,所幸没有摔伤头部,只摔断了一条大腿。母亲刚做完手术... 后来我才知道,当时的母亲昏迷不醒,造成事故的原因竟然是肇事司机睡着了。那一次我整整47天没有见到母亲,47天后,父亲将母亲搀回了家。母亲的性命保住了,所幸没有摔伤头部,只摔断了一条大腿。母亲刚做完手术,身子很虚弱。正所谓伤筋动骨100天,可是母亲仅仅在床上躺了一个月便下地拄着双拐为我们一家人做饭了。母亲只能一只脚点地,另一只脚完全由拐杖代替。做饭时,那条受伤的腿轻轻搁在一条矮凳上。那时候我还不大懂得母亲的这些举动意味着什么,现如今想来,才知道这在当时是多么危险的事情,一旦出现差错,母亲有可能终身残废。好在母亲挺过来了。

后来听父亲为我们讲母亲做手术的情景,不免又吃了一惊。当时县城的医疗条件还不是太好,母银川治疗银屑病专科医院亲接骨需要夹上两片钢板,两条断腿的两端还要打上孔,镶上螺钉。父亲站在手术室外,只能听到回荡在手术室墙壁上沉重的敲击声。手术做完,母亲一脸豆大的汗珠,牙齿都变成了铁青色。

一年后,母亲的腿骨完全愈合了。可是痛苦并没有结束,母亲需要再一次回到医院,重新在大腿上拉开七寸长的一条刀口,拔下螺钉,取下钢板。这一年母亲所做的努力我亲眼目睹:除了做饭,日常力所能及的农活母亲一样不少都做了;膝盖不能弯曲,母亲每天早晨还要进行四十分钟的跑步锻炼。

经过这次车祸,母亲已无法摆地摊卖小百货,日子迅速的滑到了1993年秋天。这年我十四岁多一点,到平罗中学上高一。临行前母亲含泪送我上车,让我生平第一次体味到了离别的滋味。母亲知道我在班上比任何人都小,怕我被人欺侮,第三天就提了一大堆水果到学校来看我,那年深秋,正式挖甜菜的季节。一个周末,气温突然大幅下降,母亲为我准备御寒的义务,上车前她红着眼圈告诉我,我常穿的那条毛裤找不到了。其实那一周并不太冷,可是星期五回到家,我惊奇的发现面前竟然摆放着两条毛裤。那条旧毛裤找到了,另一条则是母亲亲手新织的。天啊!一条毛裤织完又何止千针万针,仅仅五天的时间,白天忙着挖甜菜,削皮去叶,母亲竟是熬夜织出来的!看着她通红的双目,我不知该说些什么,只一句:找到了就不要织了嘛?母亲淡淡地说:没什么,两条换着穿吧。

高三毕业时,祖母也病逝了。结局仍是一样:伯父一毛不拔。要知道,自从祖父去世,整整二十年间,伯父没有给祖母提供哪怕是一粒米一滴水养老,有一次还厚着脸皮将祖母辛苦积攒下的三百元棺板钱全部借去,到祖母去世,也分文未还。母亲再一次无言的尽孝,没有埋怨任何人,也没有同任何人争吵一句,从披麻戴孝到迎送亲朋,再到入殓下葬,最后置办酒席,全力操持,无怨无悔。

再后来,我大学毕业,母亲也明显衰老了许多。收拾行囊那一天,母亲将电话打到学校,说要来接我,我没有同意。后来她又主张让哥哥来接,我仍然没有同意。我已经长大了,已经明白了一个母亲的一生究竟有多么艰济南治疗银屑病的医院难,我不想让她再为我操太多的心。

七年前,哥哥结婚了。母亲本已到了静享清福的年龄,可是哥哥的婚姻让这个终于平静下来的家庭再生波澜,磨难又一次次降临到母亲的头上。

大嫂是个自私而冷酷的女人;哥哥相扶一生的伴侣原本不是她,是另一个女子,都快办婚事了,因为遇到了她,与她相恋,最终改变了主意,决定娶她为妻。这对母亲无疑是个沉重的打击,婚姻大事,岂能随便更改?可是母亲毕竟是个开通的人,她没有代替哥哥做决定,也没有强迫哥哥做他不愿做的事,而是顶住各方面的压力,多方做工作,终于成全了哥嫂二人的婚事。

可就是这样一位母亲,竟然没有得到大嫂的理解。刚结婚那阵,大嫂倒也守礼。母亲一生喜爱女孩,对新过门的儿媳妇爱若至宝,一家人相安无事。可自从大嫂生了一对双胞胎男婴之后,态度发生了急转而下的变化。变得蛮横,不讲理。自私而冷酷的面目逐渐显露出来。也许在她看来,生了两个男孩便应该受到至高无上的礼遇,因而动辄大发脾气,稍有不满便大吵大闹,搅得鸡犬不宁。

生完孩子三个月之后,哥嫂两人便到大武口做生意。走前留下一个孩子交由母亲看管。母亲对这个小孙儿视若掌上明珠,日夜操劳,转眼便到了年末。哥哥和嫂子从大武口带着另一个孩子回来,听说生意没做成,赔了几千块钱。为了这几千块钱,他们夫妻二人经常大打出手,吵架成了家常便饭。母亲多次劝解无效,反倒因此受了不少伤害。

都说属羊的女人命苦,母亲属羊,这一生的磨难果然不少。所谓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哥哥和大嫂把洞房当成战场,动不动便砸个稀里哗啦。这或许没什么,然而母亲心脏不好,只要他二人吵架,母亲总要病上好几天。

再后来,哥哥到城里打工,父亲也外出了,家中留下母亲和嫂子,还有两个小侄子。我通常都在单位上班,忙于工作,较少回家。嫂子的蛮横常常让母亲暗地里抹眼泪。母亲的善良竟没有换得大嫂的一点点感恩之心。嫂子以自己自私而高傲的冷酷言行持久的伤害着母亲。母亲迫于无奈,也带着小孙子进城了。

大嫂相继也进了城,在商店里给人卖衣服。母亲闲时在城里给人做饭,忙时带着小孙子回家种地。父亲一生比较瘦弱,近年已颇为衰老,留在家中守着几亩果园,兼种二亩薄地。

日子就这样不紧不慢的过着,哥嫂与父亲几已成为陌路,本是一家人却亲情无多。只有母亲还在其中极力周旋,却仍然常常受到大嫂的伤害。至于那个小孙子,出生以后,基本上都由母亲来带。母亲去做饭,便把他带到工地;母亲回家种地,便又将之带到田头。大嫂对之视若惘闻,仿佛那不是自己亲生的骨肉,对之没有一点点感情。偶尔见了面,也不抱一下,只冷冷的瞪视两眼。直到现在要上学了,母亲才迫不得已将之交还给大嫂。挂念之余,深知大嫂对亲生儿子非打即骂,没有一个母亲应有的慈爱之情,母子之间仿佛猫与老鼠的关系,外人无法理解。周末母亲见上孙儿一面,只见昔日的掌上明珠,除了大哭无声,便是涕泪成行。小小年纪,那份伤感无助,外人都觉心酸。

为此,母亲夙夜长叹,忧心忡忡。而与造成现如今这种局面有极大关系的大嫂却不知反思,仍以极端粗暴的态度对待自己的亲生骨肉,两代人之间的伤害还在加剧。

时至今日,母亲整夜睡不着觉。任谁也想不明白,一对双胞胎,大嫂对待他们的态度竟然判若云泥,一个视为心肝宝贝,一个视为荒滩野草。母亲对孙儿的挂念竟日甚一日,无休无止。

了解个中内情的人都忍不住对母亲竖起大拇指,他们会不约而同地说一句话:你真了不起!孙子都当儿子养。这话虽不无讥讽,却也道出了母亲一世的辛酸。

四平工服定做

塔城工服设计

长治订做职业装